时间过得真快呀,一眨眼的功夫,都已经过去十几年了!

女大十八变,女儿越长越是美丽绝俗,现在几乎已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原来离开了母亲的小婴儿,也能活得那般的美丽……

她既然能够驾驭清凛真人的仙鹤灵禽……还有刚才惊鸿一瞥之中,瞧她穿着打扮也是十分的华丽精致……与其说是一个修行之人,却更像是一个豪门世家的千金小姐……想必她现在最少也是悬空阁中的精英弟子吧?

龙生龙,凤生凤,她生下来的女儿,自然也应该是惊世骇俗的。

咳!她哪里知道,白富美亲自动手给小桃打扮起来的……不华丽精致就怪了!

百宝箱里的那些精美华服与名贵饰……不敢说天下第一,最少也是天下第二了!

原来离开了母亲的小婴儿,还是那般的招人喜爱!

却不知道是悬空阁的哪位侠女收养了她!

既万分感激,又万分嫉妒!

原本是属于她与女儿之间的天伦之乐,却又被她亲手送给了别人!

送出去的……就再也回不来了!

咖啡少女气质显露纯净风采

因为她送出去的不是金钱,而是亲情与时光!

一去不回!

真是悔不当初!

可是后悔药又要去哪里买呢?

一步错,步步错!

错误的开始,错误的经过,错误的结局!

简直盘都是错错错!

可是蓦然回,最初的那一步……又错在了哪里呢?

哪个少年不多情。

哪个少女不怀春!

错在造化弄人!

当时虞青山常驻京城,身边没有了他的聒噪,她自由自在地就像是一只欢快的百灵鸟,在青山绿水之间自由翱翔。

是的,虞大师兄从小就欢喜她……谁都不是瞎子,绝世美女即便是小时候……那也是一个美人胚子呀!

她曾经无数次委婉地给虞大师兄过好人卡……可是他却始终穷追猛打。

她无可奈何,因为整个烟雨楼都是他家开的……他是名正言顺的少掌柜。

她可以含糊其辞,可以躲着他走,但是不可以彻底得罪他。

这个世界从来都是不公平的。

即便是离开了她,虞大师兄依旧是那个天之骄子,依旧会有无数美女争着抢着地投怀送抱。

可是如果她被赶出了烟雨楼……此生就再也没有那么好的修行机会了!

再也见不到烟雨楼的无数修行宝典,以及无数滋补灵药了!

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

也许一世的忧愁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就像一只牢笼中的金丝雀儿,虽然时常有心振翅高飞,却又舍不得安逸生活与精美食物。

没办法,自由诚可贵,修行价更高!

烟雨楼的米粒之中似乎都有修行的养分!

所以她一直郁郁寡欢。

是的,世间的清心寡欲什么的绝不是练就出来的,而是被逼出来的!

和尚如此,寡妇亦然。

咳!说远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可以自由自在,那么谁还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她一直郁郁寡欢。

一直都是那只金丝雀儿。

一直一个人修习着斜风细雨剑。

如果没有虞红裙嫁入皇室那码子事情,也许她这一生都会如此度过。

虞青山送妹妹出嫁,之后几年更是常驻京城帮衬妹妹……天高皇帝远的,她这才知道了什么叫做自由自在!

恍若大梦初醒!

不得不说,自由的感觉……真好。

一只挣脱了枷锁飞出了牢笼的小鸟,每天都自由自在地飞来飞去,兴致盎然,不知疲惫。

直到有一天一不小心飞过了头……在那个烟雨蒙蒙的江南小镇之中遇见了他。

他只是一介凡人,毫无修为,沿街作画之际,却又性格张扬,狂放逼人!

嗯,听说上古时代那些搞艺术的性格都很张扬,一头乱草似的长似乎就代表了他不羁的性格。

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眼光炽热的就仿佛是一个标本收藏家乍然现了一只最最华丽的蝴蝶。

凡人又如何!凡人亦有喜欢仙子的权利!

芸芸众生之中,他一边仰望着她,一边用手中画笔在宣纸之上泼墨淋漓。

不可否认,画中的她……似乎更美。

有些天真少女会被男人的甜言蜜语所打动,可是世间那些甜言蜜语可能会转眼成空;而那一笔笔永远留在了宣纸上的优美线条却深深打动了她。

在画中,她时而蹙眉作嗔,时而含笑精灵,时而拔剑起舞,时而敦煌飞天……毫无疑问,那一张张栩栩如生的画纸,就是撬开她心灵窗口的最佳工具!

最重要的是……画中的她……是那样的无忧无虑,自由自在……

是的,在一个错误的时间与错误的地点,仙子也可能被凡人打动。

尤其是一个原本忧伤,突然之间又知道了自由的美妙滋味的美丽仙子。

突如其来的自由……已经让她不知所措!

无拘无束的自由……甚至让她忘记了宿命中的那座牢笼!

她其实并没有错……追求自由又有什么错!

她只是有了一种错觉……把白驹过隙的短暂自由当成了一生一世的逍遥自在!

一场沉醉不醒的风花雪月之后,等到她彻底清醒过来之后,已经是蓝田种玉……

从来美梦不愿醒……可是最后还是会有完清醒的那一天。

当她轻轻抚摸着自身已经微微隆起的小腹的时候,才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别的东西可以藏住……可是肚子里的小胚胎又要怎么藏?

又如何藏得住!小胚胎以后要生下来,而且会慢慢长大的呀!

又是路在何方?

从此便和画师远走高飞?

想都不敢想!

逃走很容易,可是谁会愿意画中仙子就此成为千古绝唱!

谁会愿意,谁又能忍受那个画中仙子慢慢变成半老徐娘!

嗯,别人或许是可以的,可是她绝不愿意!绝不能忍受!

直到那时候她才知道……原来那一张张画纸亦是镜花水月,转眼成空!

那些曾经深深打动过她的优美线条,原来也是一笔笔的枯枝败叶!

她最后选择了悄悄离去,反正她是天上的仙子,一介凡人又如何能拦得住她!

她……梦醒了。

她……终于还是要回到那个精美的牢笼中的!

剑斩情丝之后,她谎称大病而闭关生下了女儿……

她并不后悔与他相遇,更不后悔生下了女儿,她只是后悔自己曾经的错觉!

明明寄人篱下,朝不保夕,却无缘无故的有了几分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志向!

最后就是害人害己!

在十月怀胎的漫长日子里,她自然无数次地苦苦思索以后又是路在何方。

吃一堑长一智,自己曾经做错了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女儿再错上一回了!

宁可把她送到悬空阁,也不要她这一生像自己一样继续寄人篱下!

最少悬空阁里面都是女弟子,身边没有那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是的,她宁可垂青于一个凡人,也不会接受少掌柜的惺惺假意!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她可以修习烟雨楼中的宝典,但是绝不能接受少掌柜高高在上的施舍!

这就是她心中最后的一丝尊严!

原来都是苦命人!

所以她最后把女儿独自留在了悬空阁的护山大阵之前。

她自然希望女儿能够生活得开心快乐,可是人算不如天算……长大后的女儿怎么就相中这个害人果了?

却是好生奇怪!江湖中如今早已传得沸沸扬扬的……害人果已经是清凛真人的未来夫婿了……小丫头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和本宗未来掌教抢男人!这简直就是作死的节奏呀!再说了……这个害人果还有许多个厉害对头呢!

做为同宗的师兄妹,虞氏兄妹的可怕,她自然是心知肚明的。

武功可怕……心肠更加可怕!

嗯,那兄妹两个开始的时候似乎还没那么可怕……虽然总会耍些大少爷与大小姐的威风,但是人家天生就有那个资本的不是!

是进了那座黑沉沉的皇宫之后才变得那般的可怕!

原来世间之权力充满了诱惑与魔力!

无法拒绝的诱惑!

跗骨之蛆的魔力!

虞红裙原本一个无忧无虑的美人儿,进到皇宫没几天之后……怎么就像变了个人儿似的!

以前她是一只绚丽的蝴蝶,怎么进了皇宫之后就变成一只到处张网的大蜘蛛了!

就算是大染缸也没那么夸张呀!

皇宫深似海,进去容易出来难!

权力如蛋糕,吃着欢喜放弃更难!

难如登天!

难上加难!

嗯,人间权力什么的,卓青妆是不感兴趣的,一直以来她在烟雨楼中都是一个边缘之人,一心只修行,不闻窗外事。

我只修我自己的缘法,你们只管闹你们的,把我当成空气就好了。

即便是虞青山曾经苦苦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她也丝毫不为所动。

你追求你的权力,我坚持我的清高。

是的,她并不完美,可是她很清高。

从某种意义上说……烟雨楼中的卓青妆,就像是皇宫里的付练练!

不一言,不做一事。

虽受香火,恨无灵验!

真不愧是威震天下的两个半步元婴,同样都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做一天的和尚……连钟都不愿意敲一下!

说到底,她追求的是修为,是万丈高峰,而不是黑沉沉的皇宫与让人疯狂的权力。

所以她当初会那么喜欢那些画……

原来如此!

原来她只是心怀梦想。

原来她只是孤芳自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