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机谋士道:“庾大人行事决断,这是杜绝疫症的最好办法。釜底抽薪,也就不担心疫症扩散了。”

闻皓想到什么,对那军机谋士道:“对了,我听说怀南府的府台尚景望也在这望山镇中,之前还想来见本都统。不过庾大人已经将此事告知了我,还交代我不用理他。这倒是个不怕死的,明知道这里有疫情,还往这里凑!到时大火一起,弓箭相逼,覆巢之下,可不会再有活命的人,这怀南府台毕竟是朝廷命官,不会惹出什么乱子吧?”

军机谋士笑道:“大人多虑了。那怀南府尹不过区区五品官,他自己不要命往疫症处凑,如今惹来杀身之祸,怨得谁来?大人是四品,再说大人是听庾大人之命而行,就算有事,也算不到大人头上。”

闻皓一听放了心,也笑道:“多半是个傻的,有疫症的地方,人们避之唯恐不及,他还上赶着送死!”

军机谋士也道:“可不是吗?这个怀南府尹尚景望,在下倒是听过,二十多年前的二甲前几名,怎么着也能大展拳脚一番,不过此人性子直,得罪了人,被外放当知县,二十多年才混到一个五品府台。可见要能力没能力,要后台没后台。若是有,也不至于现在还是个府尹呢!就算死在这里,到时庾大人自会有办法把此事抹干净,不会牵连到大人的。”

闻皓觉得有道理,点头道:“刘先生这么一分析,本都统觉得很有道理。像尚景望这么傻的人,的确是少见。”他又叹了口气,道:“这望山镇,怕不有三千多人吧?本统领当年在战场上都没有杀过这么多人,现在要把他们杀掉,还是觉得有些不落忍!”

军机谋士摇头笑道:“大人,现在不是落忍不落忍的事。大人想想,在战场上,杀敌三千,也不过是一场小胜。而在这里,阻止疫症被散播开去,救的可不止三千人,也许是三万,三十万!大人是在做一件功在南夏,利在百姓的大事。舍弃这三千多条人命,是为了不连累整个阳卢县,不连累北郡,不连累南夏啊!”

闻皓缓缓点头,道:“先生见笑,是我妇人之仁了!”

军机谋士笑道:“哪里哪里,大人宅心仁厚!”

闻皓道:“庾大人的车驾应该明天就能到了,这一天一夜里,可要加紧防范,不能跑掉一个村民。”

军机谋士道:“大人放心,大人之前的安排没有疏漏,在下再去叫人加一遍防,断不叫一个人跑出去。哪怕是尚景望都不行!”

听到这一切的皇甫景宸气得几乎咬断牙齿,在他们眼里,三千多条人命,也就是一个数字。

白衬衣清纯女孩居家梦幻生活照

从他们这些话中,很明显地能听出来,果然这一切都是已经商量好的,只等庾世奎来了就会实施。

而庾世奎,明天就会来了。

现在整个望山镇尚景望算是最大的官了,然而在护军都统和郡守面前,他这官还不够看。甚至因为他曾在疫区,连他也是要被除去的对象。

谁能阻止庾世奎?

他这个藩王之子显然也不能。

皇甫景宸没有动,他悄然原路退回,现在有什么动作只会打草惊蛇,若是让闻皓提前行动,伤及的还是百姓。他决定等到晚上。

他是阻止不了庾世奎,也阻止不了闻皓,那就只能用非常手段了。

回到隔离区,皇甫景宸把听到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尚景望的脸色有些发白。

他敢亲身来此,虽是想要博一个前程,但也是心忧这里的百姓,他心里是有百姓的。现在,他和这里的百姓一起被庾世奎放弃了。

如今解疫之方已经取得了重大成果,这里的疫情最多十天就能解除。可此时,北郡最大的官,却要把他们一把火烧掉。

那这近一个月来他们的努力算什么?

他们的付出算什么?

他们取得的成果又算什么?

他们辛苦拼命,不就是为了多挽救一些人命,不让这些百姓惨死于疫症之下吗?已经有数百百姓死于疫症,难道这还不够?

他们辛苦要挽救的人命,最后会成为郡守和都统眼中的一堆灰?

尚景望道:“我去见都统大人,把这里的情况跟他说一说,知道我们有了解疫之方,或者他们会网开一面,给我们一些时间!”

皇甫景宸看了看夏文锦。

夏文锦是第一个在解疫之方下得以醒过来,活下去的重疫症患者。但是她的事例没有可比性,一来她有武功,体质本来比这些村民好。

二来,她是医者,防范这一块做得不错,即使得知染了疫症,她的身体她最清楚,自己也曾给自己用过对症的药。

但即使这样,现在的她还很虚弱,脸色苍白,看起来也根本不像一个完好的健康人。

就算她亲自去现身说法,只怕也没有人相信。

毕竟她是在濒死的边缘被救过来的,救过来之后也没有得到休息,一直在忙碌。身体恢复得慢。

皇甫景宸大概刚才想的就是这件事,现在也放弃了,他转头对尚景望道:“尚大人,在你的折子递到庾世奎手中时,他和闻皓就商量出这个结果。他知道你在这里,怕你阻止,还要先到的闻皓不要见你。你根本见不到他!”

“那怎么办?”闻皓急道:“我们现在能治这个病了,虽然缓慢一些,不能马上看到结果,可我相信你们一定能把他们都治好的。如今有了希望,反倒要被除掉吗?我必须见到都统大人,把这里的一切如实相告,恳求他给我们一些时间!”

夏文锦苦笑着对尚景望道:“不是护军都统给不给你时间,而是庾世奎,此人心计阴狠,视人命如草芥。在他眼里,望山镇的百姓是三千也好,三万也好,他都不在意。一把火烧得干净,这才是他以为的杜绝疫症的最好的办法。他若有半点在意人命,就不会直接让护军都统带着驻军前来包围,不会让他们先行准备火油硝石和硫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