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了餐馆,果然是个简陋的地方,里面一共四张桌子,此时并非饭点,也就只有他们两位客人。

“小二!点菜!”赵思辰对着柜台后昏昏欲睡的人扬声道。

小二一听来人,连忙利落起身:“来喽!”

两人简单点了些吃的,高蓝说要去方便一下,便离开了。

她前脚走,残月趁机过来。

赵思辰端起茶杯,吹了吹热气,正声道:“如何?”

残月低声说:“你们刚翻墙离开不久,罗成厌府里的人就发现了。现在罗成厌已经在派人找你们了。”

赵思辰喝了一口茶,默不作声。

残月心中不解,忍不住问:“公子,不是既然已经打算跟那罗成厌假意联手,然后——”

“是啊,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快。”赵思辰的一双眼睛,始终注视着高蓝离开的方向,“我喜欢这样不做任何计划,不需要任何深思熟虑的算计,就跟着她,走一步看一步,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不管是什么样的结局……”赵思辰的声音变得比平时柔和了许多,是残月极少听到的。

残月微微抬起头,看着眼角含笑一脸平静的公子,心知肚明:“属下知道了!”

随后没有再说什么,片刻退下。

庭院角落蹲坐着的美女阳光洒进她的肩头

很快,瞥见了高蓝的身影,赵思辰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高蓝欢快的跑过来,撸起袖子爽朗道:“这方便完了,愈发饿了,哎,你怎么不吃?”说着就拿起了筷子。

赵思辰见她跟个孩子一般,宠溺般的笑着,将食物推到她面前:“高姑娘饿了,就多吃点,毕竟我们还得跑路呢。”

高蓝边吃边点头:“嗯,嗯!凤凰镇还要很远的路程吧,我们几天能到呢?”说着露出满脸的期待。

赵思辰一愣,片刻低声问:“你就那么想去凤凰镇?”

高蓝随口道:“嗯,反正我们也没有其他的地方能去啊?”片刻见他有些犹豫,高蓝问,“那里不是赵公子的家乡嘛,难到你不想回去?”

赵思辰这才微笑道:“好!那我就带高姑娘回家去!”

高蓝满足点点头。

半晌,高蓝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脸上浮起一阵阴影:“也不知道哥哥去了哪里,他怎么也不来找我呢?”

赵思辰见状柔声问:“高姑娘是想哥哥了?”

高蓝目光涟涟地点点头:“哥哥,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离开了这么久,我十分想念啊,早知如此,当时就不该被那二皇子颜值吸引,非得跟他来这里了。”说完,露出懊恼的表情。

赵思辰安慰:“放心吧,等我们回到了凤凰镇,我来帮你找哥哥。”

“啊!真的吗?”高蓝一听,开心到噌一下子站了起来。

赵思辰仰头看着她那满脸激动的表情,抬起手示意她坐下来:“当然!”

“那太好了!”高蓝嘻嘻笑着,半晌咬着筷子头有些羞涩道:“赵公子不禁人长得好看,心肠也是十分的惹人爱啊……”

赵思辰瞬间愣住,他的目光缓缓落下,双颊却不由自主升起两团绯红。

须臾,吞吞吐吐道:“高,高姑娘过奖了。”

高蓝低头探看他埋下去的脸:“怎么赵公子的脸如此红?难道是害羞了?”

赵思辰愈发无地自容:“没,没有。”随即端起面前已经空了的茶杯,做出一饮而尽姿态,待自己反应过来亦是一阵尴尬。

高蓝见状,忍不住笑了:“公子,还真是可爱!”

赵思辰感觉双颊灼烧的厉害,一向自诩沉稳如水的自己,如今竟是如此的不淡定……于是赶紧想着转移话题:“现在外面有那么多人在找我们,不知高姑娘接下来……”

没等他说完,高蓝不以为然道:“放心吧,本姑娘有的是办法,再说不是还有大皇子嘛,我们可以去找他帮忙啊。他可是我的朋友!”

“大皇子!”赵思辰一口茶喷了出来,“咳咳……”

赵思辰心道:这高蓝估计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大皇子蒙盛明显是喜欢她,现在去找他,那自己岂非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高蓝叫他反应剧烈忙问:“赵公子,你怎么了?”

赵思辰边擦着嘴角,边摆摆手:“我觉得找大皇子还是不靠谱的,毕竟他和蒙翊是兄弟,他们才是一家人呢!就算是他跟二皇子不合,站在你这边,保不齐,大皇子府里身边的人,就有二皇子的眼线呢,所以我们还是不要冒险了。”

高蓝听他说完,细细思量了片刻:“嗯,赵公子说的有道理。那我们就想办法直接逃离这博城!不过那还得好好计划一下……”

赵思辰见她脸上露出了沉思的表情,便也没有打断,自己夹了个小笼包,慢悠悠的吃了起来。

半晌,就见高蓝突然敲了一个响指:“有了!”

高蓝想到刚刚她去餐馆后院方便的时候,见到的东西,心中一阵窃喜:“不过,就是得有些委屈赵公子了……”

赵思辰不解。

待吃好,高蓝拉着他悄悄去了后院。

半个时辰,餐馆的后门,就走出来两个人。是两个推着厨余垃圾的伙计模样的人出来。

远处一直暗中跟着的残月,眉头一蹙:那人……是公子?!

却见赵思辰和贴了假胡子伪装成小伙计的高蓝相视一笑,貌似对这段过程十分受用。

餐馆里伙计看着高蓝和赵思辰同他们换下来的衣衫,傻了眼:“这么好的不穿,跟我们换旧的,怕是傻子吧。”

“哎呀,这手感太好了,得值不少钱啊。我们去隔壁当铺当了去!”

“嗯,走走!”

餐馆里的伙计趁空迫不及待的跑去当铺,将高蓝和赵思辰的衣服当掉。

当铺的伙计看了半天,不知道这衣服该如何估价,于是又将那当铺的老板喊出来,老板拿了其中一件衣服,仔细一瞧:“这衣服,可是绮丽院里的料子啊,一般人可是穿不起的。这价格也都是没法用市场上来定的……”

伙计道:“师傅,那这……”

当铺老板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