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平侯夫人心里也是憋屈的很,都是算计的如此好了,他们也白白牺牲了一个女儿,虽然说这女儿并不真的是她亲生的,可是这留下来也总是有些用处的,而现在他们还真是赔了夫人又折了兵。

沈定山那人很不好惹,威平侯也没有想到会如此,而且麻烦的就是一方面他们得罪了沈定山,另一方,却也是将林尚书给扯了进来。

“这件事已经做到此了,就难再退,”威平侯抚着自己的胡子,“戏都是演了一半了,咬着牙也都是要将戏唱完。”

“那林老头一直以来也是与我不和,这一次能将他扳倒,也不算是太亏,至于沈定山,我们再是想其它的办法。”

威平侯夫人心里很不痛快,当然她的不痛快,也是在于,她当时认错了人,也不知道沈清容他们有没有对此起疑。

“侯爷,我当时没有看清楚,喊出了沈清辞的名子。”

威平侯夫人也是不敢隐瞒,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当时我也是没有注意,只是看到了一截藕荷色的衣服,到了后来我才是知道,原来那一日,林姑娘和那个沈清辞都是穿着同色的衣服。”

“这个好办。”

威平侯并没有将此事看的太重,“明日带着礼去俊王府那里一次就行,就说是赔罪的,想来,他们也是不会太过为难于。”

威平侯夫人一听到也没有感觉有何不对的,不过就认错了人,也不是什么大的事情。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这一次的认错人,在第二天一大早就闹到了朝廷上去了,那个正在督造着神兵利器的沈文浩,正直挺挺的跪在大殿之上,也是说着自己的委屈,说妹妹在威平侯里受到了什么委屈,这一口一个他们大国鞠躬尽瘁,他小小年纪,就离家日夜呆于武器司,整整几年的时间,都是兢兢业业的不敢怠慢,就连家中的妹妹都是没有时间照顾,可怜他的妹妹哉自小便没有了亲娘,现在也是没有了娘的嫁妆,还要被人如此的欺辱着。

俊王爷也冲的很,鼻子里面都是喷着狠气,不断的说威平侯欺人太甚,分明就是看他俊王府不顺眼是不是?

清纯美少女午后慵懒私照

否则怎么不认错别人,偏是认错了沈清辞,这分就是和他们俊王府过不去,谁不知道他们可是同沈定山是姻亲的。

而威平侯则是被说的面红耳赤的,心中也都是将俊王爷还沈文浩骂的狗血喷头,不过就是错认人了,怎么就能闹到朝堂上面了。

这弄的文武百官,都是在看他的笑话。

而威平侯咬了一下牙,也确实就是一个狠的,他用力的掐一下自己的大腿,直接就匍匐在了地上,也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了起来。

“皇上,可要为老臣做主主啊!”

他鼻涕眼泪直流的,都是将众大臣的眼睛看的瞎了。

想不到威平侯还有如此的本事,这哭的要多么苦情,多么的惊天动地,多么的惊天地泣鬼神。

威平侯说一句,就垂一下自己的胸口,说是他的胸口疼啊,说他为了大周鞠躬尽瘁了一辈子,膝下就只有这么两个女儿,尤其是这个,自小都是当成眼珠子一样的疼,可是如今却是惨死了,这以后要他怎么活啊。

而上坐的皇帝则是抽搐着嘴角,心里也是想骂人。

这老匹夫也是真是太不要脸了,鞠躬尽瘁的是他的老子,他老子是为了大周打天下,可是打的也是先王的天下,他的天下可都是沈定山打下来的。

他们袭着的威平侯的爵位,可是却是做的什么事,就知道拿着这些陈年旧事,给他添堵。

而威平侯还是在那里哭的肝肠寸断的,小俊王同沈文浩对视了一眼。

“无耻,”俊王爷。

“卑鄙。”沈文浩

“下流,”宇文旭。

“不要脸,”不知道哪位的大臣。

他们现在只能站在这里,不然还要怎么说,现在人家的女儿都是死了,这死者为大,先不说那个女儿到底是不是他生的,或者是不是受着什么疼爱,现在都是死无对证,他说了算。

他们是受害者,可是威平侯,他也能算是苦主。

俊王爷担心看着一边脸色灰白的林尚书,这一次怕是林尚书要不好过了,他与林尚书的私交不错,林尚书是一个好官,也是刚正,他也只有这一儿一女,那女儿自小就是他的掌中宝的,可杀人是要偿命的啊。

现在的威平侯将此事当着皇上,当着众大臣的面说了出来,这就是摆明了要让皇上当场定罪的,而杀人的罪,不轻,更何况还是王侯将相之女。

如果威平侯不依不饶的话,想来,这林姑奴隶年纪轻轻的,可能就。

皇帝闭上眼睛,半天后才是睁开,行了,他淡淡扫了一下哭的鼻涕直流的威平侯。

”来人,”他对着身边的太监说了句,“传朕旨意……”

而下方的林尚书突然上前跪下来,再是深深的叩了一首,“请皇上念小女年幼,又是无心之过,饶她一命吧,她才是只有十六岁啊。”

“林尚书!”威平侯突然抬起脸,狠声道,“若是放了女儿,那本侯的女儿怎么办,她现在还是尸骨未寒,说,要怎么怎么赔我一个活生生的女儿?”

俊王爷着实都是看不了了,他哼了一声,也是打断了威平侯此时的咄咄逼人。

“威平侯,还没有说,要怎么赔沈定山女儿的声誉?可要知道,一个姑娘家的声誉何其的重要,弄不好,沈定山那女儿要是想不开了,到时抹了脖子,怎么赔沈定山一个活生生的女儿?”

威平侯本来是正是理直,气势正凶,结果被俊王爷一句话就给打回了原形,他在自己的心中咬着牙,真恨不得将俊王爷给大卸了八块。

能不能先是闭下嘴,能不能让他把话说完?不过就是认错了人,就非得这样逼他吗,而他似乎是忘记了,什么叫,叫做了名子,那根本就是他自欺欺人,也是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本来要算计就是沈清辞,就是沈定山,就是沈家的一切,可是信知道,最后却是让沈清辞逃了,让林家撞了上来

行,这样也不亏,只要艰够让林家的老头掉上一层皮,那么他这笔买卖就没有白做。